《我和琴台领导的那些事》第069章:怕冷的样子怎么像林彪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-06-08 10:20:09

春水池

你关注 我传情 


1、


临近元旦,汪希明和彭强盼着与家人团聚,但吴功成好像没有回大汉的意思。两个人心里尽管有些不愉快,但也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情绪。

要在三亚过新年元旦节了,他俩在房间里分别给老婆通报了信息,决定安心在三亚陪好自己的上司。

这一年的冬天,比往年来得要早了些,大汉的气温开始降到零度以下,甚至是风雨交加。

吴功成天天在关心大汉的天气,因为春节快到,他们不可能就这样长期留在三亚,大家都需要与亲人的交流和家庭的温暖。

汪希明看出吴功成有些焦虑和不安宁,于是,他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,与吴功成聊聊天。

有一天晚上,吴功成准备睡觉,汪希明记起吴功成好像几天没有洗脚。他有些不可思议,睡前怎么不好好泡个脚呢。

他委婉地说,吴总,你不洗个脚?

吴功成说,还要洗脚么?

汪希明感到奇怪,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,还有人不爱洗脚。他开玩笑说,晚上洗个脚,胜过吃补药。

吴功成也在笑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。那就洗一个吧。

吴功成坐在床边,汪希明打来一盆热水,要吴功成将脚放进水盆里。

彭强也站在旁边看,吴功成将双脚放进盆里时,先是哎哟一声,突然提起下了水的双脚,皱着眉头,咬着牙说,好烫呀!

吴功成用脚又试了几次水温,觉得适合才把双脚放了进去。说,烫得好舒服呀,我身上都冒出汗来了。

汪希明说,这就对了,证明人的气血循环通了。

泡了一会,汪希明给盆里又添了些开水,让水温保持在一定的温度。

汪希明像洗脚妹服务如此周到,吴功成都一 一看在眼里。为了活跃当时的气氛,吴功成便开玩笑说,小汪,你在家里对老婆应该是蛮好的吧?不行,你说说你们的浪漫史吧。

汪希明没有想到吴功成今天有这样好的心情,他见领导有兴趣聊生活上的事情,便笑着说,我们的感情还不错吧。

接着,他当着吴功成和彭强的面,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的恋爱经过。

爱情是每个人一生的甜蜜经历,也是每个人一生不可忘却的记忆。不一会,汪希明自己的爱情故事说完了。

吴功成像平时安排人发言一样,对彭强说,小彭也讲一讲你的恋爱经历吧。

彭强年轻,有点不好意思。但出于这是汇报工作,支支吾吾地说了自己的恋爱经历。

最后该吴功成作重要讲话了,汪希明和彭强当然想听听领导有什么样的浪漫故事。

吴功成一时来了兴致说,你们两个都说完了,那我也来讲讲我的恋爱史吧。

吴功成的爱情是从理发开始的,当年妻子是一位理发师,他们又是老乡,妻子长得漂亮又天生丽质。吴功成每次去理发时,都会上心地对女孩多看几眼、多说上几句话。时间长了,日久动情,那个漂亮的女孩就成了吴功成现在的妻子。

说完成这些,吴功成突然感到不好意思起来,一个哈哈大笑,没有再往下说了。

三个大男人在一起说女人,气氛到是很轻松很欢快。特别是吴功成那张微微发黄的脸,在一说一笑之间,也慢慢泛起了兴奋后的血色。

春节快要到了,吴功成怕冷的症状像是没有好转。待在三亚的这些日子,吴功成完全是生活在26.5 度的恒温房子里。汪希明和彭强每天就像一个锅炉工,经常监测着三四个不同位置的温度计。

太阳快要入海时,三亚的气温开始下降,他俩就得打开取暖器,通过加热升温,保持房间温度在26.5度之间,确保吴功成感觉到既不冷,又不热。

是否回大汉过春节,这取决于吴功成的身体状况。不过,吴功成对回大汉过春节这件事,的确考虑得很多很多。待在三亚吧,时间上没有一个尽头,不待在三亚吧,大汉的严冬还有一两个月,回去不知如何生活。

吴功成知道自己的免疫能力太差,温差稍稍一大,就难以适应。如果上班往返单位,一路折腾、上车下车、出门进门,说不定因为几十秒的变化就会大病一场。

吴功成责怪自己的身体太不争气,琴台还好多事情在等着他去做,比如琴台的上市、台湾的收购、琴台广场的建设、漫客杂志的布局,等等。如果自己身体一旦不行了,那岂不是此生完了也。

2、

不过,吴功成也经常想,琴台不能没有我,我也不能没有琴台。想想琴台那些即将要实施、以及实施后的宏伟蓝图,心里就信心倍增。我不能倒下呀,我也不会倒下的。

面对困难不服输,面对问题不服软,始终保持积极的状态,这才是吴功成与众不同的特有性格。吴功成常对身边的人说,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始终要保持一种积极的奋斗状态。

在汪希明的记忆里,不论是部队的官兵,还是银行的要员,吴功成是他见到少有的敬业者之唯一,而不之一。不论是面对工作问题,还是面对身体病痛问题,吴功成佩得上是生活的强者。

吴功成在考虑回去过春节的问题:从宾馆如何到机场、机场如何上飞机、飞机的温度如何控制、特别是大汉冷到什么程度……这些危及身体健康的关口,就像张着大口的老虎,处处让吴功成如临大敌。

吴功成要慎密重视此类问题,汪希明和彭强在吴功成的健康问题上,更是不敢掉以轻心。

那几天,吴功成总是向他询问大汉的温度。甚至悲情地说,小汪,你不知道,我真想死呀,大汉太冷,我回去肯定受不了,怎么得上这个怪病的?

汪希明看着一脸哭相的吴功成,安慰说,吴总,你生病是事实,但也有心理因素,你不能把冷当成天敌。你如果鼓鼓勇气,冷也不一定能把你怎么的,人越是怕冷,就越觉得冷。

吴功成认为他不太理解自己,于是说,我就像林彪一样呀,怕冷、怕风、怕光。林彪在自己的房间里,见有缝隙的地方就贴上纸条,通过纸条的飘动来观察是否有风进来,我在自己家里也这样做过的,现在带来爱人和女儿也跟着怕冷起来。

听了吴功成的话,汪希明想起了《琴台》杂志,不知是那年曾刊发了一篇关于林彪轶事的文章。想想林彪,看看吴功成,汪希明突然觉得两个的病态十分相似。

不过,汪希明又得出一个结论:怪人爱得怪病,过于聪明和算计的人,一般来说会被怪病所困。这样的说法,只有中医才能给出答案,至于对不对,信不信,全在你自己。

吴功成的爱人打来电话,好像是在问在那里过春节。妻子的电话,一下子勾起了吴功成对家的思念。

吴功成接完电话,自言自语地说,我春节应该在那里过呀?在三亚过,连累你们,回大汉,一想到那天气,我心里就发抖!

汪希明觉得吴功成是挺纠结的,便说,吴总,万一不行,就把大姐接到三亚,我和彭强陪你一起过年吧。

吴功成似乎有些感动,但没有马上答话,处于沉默寡言之中。片刻,又自语地说,我真想哭一场的。

哭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的确是伤了心、动了情才有的真情流露。此时,对于吴功成这样成功的男士来说,哭,似乎又是无路可走的表现。

汪希明不敢相信,这位掌控琴台20多年的教父,在工作上从来是坚强无比,就连以往生病也没有今天这样伤情。

吴功成今天怎么了?难道认为自己的病是好不了了?难道自己真的要困死在 26.5度的恒温之下?难道从今以后就不能见风雨彩虹了?难道就这样要过与世隔绝的日子了?

吴功成还有多少事业要开辟呀,吴功成多么想回到琴台的身边。琴台在等着吴功成,吴功成要做坚强的自己。

吴功成在心里为自己壮胆:我不要学林彪,也不要去怕冷。请上帝还我自由自在,请佛祖快把我的病魔驱散……

精彩在后,无问西东,待续之中……



回看【自序】你能忘怀琴台那些年那些事?

 

   点赞转发,人生赢家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