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五个小孩的校长》:这不是一份工作,这是一个使命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-12-05 12:45:23

最新消息发布、权威政策解读

申报咨询辅导、个性发展引导

编按:周末被《速度与激情7》刷屏了吧?据说周末首映票房即破四亿,席卷了各大影线。而上映半个月的《可爱的你》(香港原名《五个小孩的校长》),则低调太多,档期预计也不会太长。小制作、催泪弹、有关教育与成长、有关初心与理想,推荐大家去看。

《五个小孩的校长》由真人真事改编的,电影里的吕校长由于办学理念不同,放弃了名牌幼儿园的校长一职,准备提前退休环游世界。后来,一间幼稚园面临倒闭,吕校长为了帮助五位各有家庭问题的小朋友,毅然当了一位月薪4500元的校长(香港一般普通毕业生一个月在12000~15000之间),除了当三班学生的老师,还要客串校工、社工,解决种种困难。

今天,小编推荐一篇影评,走出大屏幕,带大家来到现实中的元冈幼稚园,认识真正的吕校长。

看毕《五个小孩的校长》走出戏院,不论男女,每个人都哭得双眼红肿。

电影很平实,人物很平凡,却很催泪,或许因为故事太真实。

谁想到香港现在还有这么穷困的家庭?

谁想到一位有心人连名牌国际幼稚园校长也不做,宁愿当上“$4500乡村校长”,为的是让五个小孩免费有书读?

快六年了,吕丽红校长至今月薪仍是四千五百元,不止自愿冻薪(不涨薪),还将人工用于学校和学生身上。

“这不是一份工作,这是一个使命。”她说得轻描淡写。

她当年提早退休,脱离了一个令她失望的教育体制,因为使命感,投进了这个孤苦无依的校园。

电影里杨千嬅所演的,吕校长说“都是真的”,故事太多了,谁能想像这六年来肩负的使命,她是如何抱着五个孩子在泥泞雨水之中走过来?

快乐,是在困境中坚毅挣扎,是在别人穷困潦倒之时,伸出手去帮一把。

走进真实的元朗元冈幼稚园,推开课室门那一刹,一张张天真无邪的小脸仰头望着你,灿烂地笑,那刻,又开始让人热泪盈眶。


幼稚园采用五种感观学习,学种田只读课本?不如让小孩亲身体验。

勤力家访 兼任“社工”

邀请吕校长和学生一起拍照,小孩子急忙涌到校长身边,几双大眼睛好奇地盯着摄影师,吕校长把脸贴到学生的额头上,轻轻亲一亲,真的好温馨。

小孩的一举一动,吕校长看在眼里,2009年初到幼稚园任职,她留意到有学生特别瘦弱,于是带着一大袋牛奶鸡蛋家访去。学生住铁皮屋,父亲卖铁维生,三四岁小孩会陪新来港的妈妈去买餸(买菜)、拉车仔、帮手开饭,就如电影中的小雪特别生性(懂事)。也许有人不信香港还有这么穷的人,但吕校长说,小雪家已经算宽敞,她有学生住在锦田的农舍,月租几百元,家里只放得下一张床,木架上放火水炉,电线吊在头顶,墙是有破洞有缝的铁皮,那年冬天只有摄氏六度,冷风啸啸,她怕买暖炉给他们家用电有危险,只能教他们用暖水袋。

地产商泥头堵家 学生父母拒家访

还有嘉嘉一家,不知为何小孩父母总是拒绝家访,但小孩却童真地说:“校长我真的很想你来,但好多泥,好多泥!”她最初不明白,原来地产商逼迁,将泥头围堵他们家,泥墙比电影里的还要高,孩子的确一脚泥,导演也拍得细心。“我想鼓励他们,告诉他们不是没有办法。”她不向恶势力低头,去找相关部门投诉。电影并非全依照五个学生的背景去拍摄,但每件事都曾发生在不同的小孩身上,“真是点滴在心头”。“我教导小孩,而电影教导大人,大家为这个社会出一分力、守望相助。狮子山下精神依然有的。”她现在每星期还会家访几次,只有五个学生那年,一天去几次,她既是校长、老师,也是关怀帮助学生家庭的社工。

半步不离学生厕所也不上

这六年来,太多困难重重、当头棒喝,但吕校长却像个孩子般笑着说:“唔惨(不惨),日日调整心态,Yeah!再来过!”当年下大雨,课室外空地水浸,孩子想去厕所,她便把他们逐个抱过去。马桶灌满水,她亲自清理。轮到她去厕所时更是大件事,校厕没有门,她只能用校外公厕,可是对孩子放不下心,看着高班大姐姐皱着眉头一脸惊恐说:“你要快啲返嚟啊!(你要快点回来啊)”自此之后,连厕所也不去了,一忍三小时,做校长还要硬净(坚强)如此。

最近这三年,有保母车愿意收幼稚园成本价,帮忙接送学生,在此之前,吕校长也兼任保母司机。遇上小学运动会,没有保母车的两星期,十一个学生由吕校长管接送,午饭时间来回载三次,又到下午班上课,哪有时间吃饭,但她笑容满面说:“OK,Yes!做得到!”

开垦荒凉校园 结出累累果实

吕校长说,由2009年决定应征“$4500校长”一职,踏进这个校门,已经知道前路荆棘重重。幼稚园当年的荒凉景况,比电影里的更不堪。那道破烂沉重的铅水铁门,上门较已毁,不能大力推,只能开出一个身位,小心翼翼摄进去,后来她的博物馆设计师丈夫,用“威也(钢丝)”将铁门索住,之后才找到好心师傅免费换门。当年的铁丝网全生锈,挂满地产商banner,代课老师还说这样好啊,记者拍不到小孩,但吕校长不想校园荒废了似的,于是将banner剪下来一大叠,又可储起给学生做劳作。课室的窗锈迹斑斑打不开,冷气机一开,大喷灰尘,比古天乐吃的灰还要多很多。吕校长本想拿人工出来,再补贴五百元换窗换冷气,想不到工程太小,又吃了闭门羹。

最初跟五个小孩见面,孩子挤在左边课室小小的空间,右边的课室堆满杂物。她放假时,和家人、两个义工着手清理,一看,惨了,房间暗黑,叠起四张小睡床、铁架、木书柜、一大堆胶杯、一袋厕纸筒。吕校长说:“做幼稚园这一行叫垃圾婆,因为什么资源都储,做劳作时就可以用。”厕纸筒压扁了,布满曱甴屎、老鼠屎,十分惊吓。外面的花圃,落叶扫出四十箩,中间还有腐叶又湿又臭,后来有人教她在泥上铺上黑色胶纸,再给她石春压着防杂草。现在柠檬树、杨桃树茂密生长,结出累累果实,她抱起孩子剪果实,前一天大家才一起分享杨桃,说的是爱与生命的教育。

荒废小田变成小孩的园圃,种着胖胖的生菜,砖壆是她和丈夫及一个消防员摸索建造出来的,但红砖浸水时间太短,风干之后一推便倒,又得重新再来。也要细心留意小孩之间的对话,当年校里还有一座铁造的高大滑梯,孩子做完功课去玩,其中一个很关心地跟另一个说:“你唔好玩啊(你不要去玩),因为好晒会烫屁股?!”吕校听了心酸,一摸滑梯,真的很烫。她随即跟孩子说:“对唔住啊,校长唔够细心(对不起,校长不够细心),多谢你告诉我。”


老师为学生设计的报到版,有上课的小孩,就将自己穿校服的纸公仔反过来,高年班的纸公仔背后只有名字,学生要认名;低年班的就有大头照辅助。

书商称赠书反口 落第一滴泪

吕校长的眼泪,其实没有我们观众流得多,很多时她抿抿嘴,咬紧牙关便熬过去,但当年她第一次落下的,是难受的泪。学生人数少,校徽、校服、书包难以订制,被厂家cut线(挂电话)拒绝无数次也就算了,曾有书商答应送她教材,却反口覆舌,还加以奚落:“怎会真的送给你?你自己想想,再讲连这些也没有!”她只想孩子有书读,教育讲的是爱与诚、守诺言,但书商出版的到底是哪种幼儿教育?

当然,也有欣喜的泪。有一年,锦田一间小学邀请她的学生去表演,但苦在孩子没有表演服,有教师偷偷借出,在孩子上台的一刻,吕校长躲在台下泪眼连连。“看着自己那班九个小朋友,我觉得他们没有分别,只要给他们机会,一样做得那么好。”她眼泪又禁不住落下来。所以有孩子在毕业时,呜咽着说:“校长,我唔想毕业(我不想毕业)。”那是真的。

重视第一身体验 五种感观学习

一个国际学校老师、一间乡村幼稚园、一片大自然,有着神奇的化学作用。吕校长的教学,强调孩子的第一身体验。现在逢星期二有人捐来水果,每次产地不同,老师用地球仪指出相应地方,“希望他们有理想和眼界,知道这个世界有秘鲁,秘鲁的提子好大粒,南非的苹果好细只但好甜”,茶点后学生还自行洗碟子。孩子学包饺子、煮咖喱、执木棉花煲去湿茶。

当年她带五个小孩上茶楼,原来叉烧包是这个样子,叫点心要认字,做到五种感观学习,孩子的亲身经验和学习兴趣就由此而来。“身教也是一种策略,如果孩子温文有礼,可想而知他们的父母也如是。”所以校长总是笑容满面,待人有礼。


吕校长放弃多收七名学生,宁愿将课室和中间一个小课室打通,让K1至K3可以混龄学习。

混龄教育 小小孩模仿大小孩

课堂有部分时间采用混龄教育,K1至K3小孩共处学同一个题目,由浅入深。如说警察,问K1小孩,迷路了要找谁?小孩答警察。问K2小孩,如何知道谁是警察?小孩答有制服,K1也答对啊有对讲机。问K3,如遇海上交通意外怎办?小孩答有水警。大小孩成为小小孩的模仿对象,孩子的语言能力大大提高。在教授写字或计数时,再因应班级分组。这种方法,德国已做了几百年。

吕校长认为,学习,要建基于小朋友的能力和兴趣。但现在香港的问题是“家长太机会主义”,幼稚园生学打高尔夫球,为了将来陪世伯倾生意;学竖琴,因为台上只有你一人独领风骚;女儿喜欢跳芭蕾舞,却逼她跳国标舞,只因少人学。“现在讲求的是终身学习”,功利主义不可行。

现在的元冈幼稚园,上下午班总共六十四人,不同国籍学生约二十人,大部分为南亚裔,也有来自英法的学生,保持着这样的比例,让学生能学好广东话和英语。但她说,不接收跨境学生,因两三小时的车程,令小孩疲累得不能学习。她到边境看过,三个人看顾四十多个小孩,太容易走失,或被拐走。

现在梦想——希望别人快乐

吕校长说,小时候的她,也是家境贫困,像电影里的嘉嘉,“我没有理想”,中学会考英文科还不及格。但1980年代,她中五毕业入职幼稚园教师,学历已是优秀,而且她好学不倦,二十三岁已打理一间学校,后来更当上名牌国际幼稚园校长。她现在的梦想是:“希望别人快乐。”令学生朝正方向走、健康成长。

“我有一个使命,既然大家觉得我做得到,可以出来鼓励人,我也不怕什么知名度,只是希望可以鼓舞多一些人,多做一些好事。”那五个小孩,各自升上了不错的小学,有一次,小雪爸爸晚上十一时打给吕校长,原来小雪得了学生之星奖呢。

*本文转自明报副刊,作者:李宝瑜

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