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正街,没了?这里有传奇发家史,藏着千万甚至亿万富翁!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-03-16 21:19:25



从35块钱一件的新款外套到上万元一件的貂皮大衣、上十万一件的古玩串珠这里都能买得到。“买买买”的中心思想从年头一直延续到年尾。


这里是汉正街


过去这里被戴过高帽子如“世界贸易中心”、“东方芝加哥的缩影”。


再不济,也要被媒体们称作“时代的弄潮儿”、“时尚时尚最时尚的聚集地”。




现如今,这个过去引领武汉走向世界,

贯穿整个武汉历史,

曾是百万富翁、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

聚集地的武汉地标,

拆了大半,新建大半,

大风大浪后热闹与落魄并存。


再走进去,千万富翁和小商人看着都是一副聪明样。只不过这里假货仿版有,高端自有品牌走上秀场的也有,每一个汉正街的商户都有一部传奇发家史。



哪个不是一本血泪史

HAN ZHEGN JIE



沿河大道靠近晴川桥的部分,大片原汉正街服饰、饰品批发区域已经打围,拆迁大半。


大马路上商户自顾自地打包货物,背后房屋已是一片废墟,没了生气。这样的破败景象,让外地人一度以为汉正街是武汉的平民窟。



2018年武汉旧城改造计划重点落在了汉正街版块,几个月前,一张在网络上的图片引起了无数老武汉人的关注——《武汉2018年旧城改建类项目房屋征收计划图》。


18块片区,汉正街片占了6个。汉正街背后的社区里早已拉起拆迁的横幅,砖块瓦尼遍地,灰尘漫天。



再往前走,1993年开始建设,1996年初通过验收并投入使用的“万商白马”,也曾号称是华中地区最大的品牌服装批发市场。现如今,内里阴暗狭窄,以廉价服饰为主,早已换了人间。


但汉正街里藏着百万千万和亿万富翁,路边穿着朴素的大爷身价可能过千万,也不要小瞧这里在路边吃着盒饭的小姑娘,她一天的营业额就上万……




60后四川广安人谈东升1992年开始在汉正街摆地摊,57块钱起家,30块租房,27块钱做本钱。


在他看来,在汉正街摆摊就是打码头,会有小混混来扯皮打架。


“我不惹事,不怕事,敢拼命。楼歪狠了要倒,人歪狠了要死。”

 

他的第一桶金是在汉正街卖鞋垫。他说自己运气好,遇到一个年轻伢偷了自己老子的鞋垫来卖。市场批发价一般三毛五一对,年轻人一毛卖给他,他倒手卖两毛钱。这之后他就在汉正街立住了脚。


再后来,他做婚庆礼品发了家,在武汉结婚、买房、买车。




像谈东升这样外地来武汉闯荡的商户不在少数,武汉人李洋反倒是个例外。


“要不是屋里太穷,哪个吃得了这个苦!” 


他早上4点起来拿货,下午4点关门,一忙就是12个小时。


在汉正街,更新换代快,守到最后的自然都成了大老板。




但钱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赚的,几年前十几万就可以在汉正街做生意,现在租金涨了,李洋一年的开销超过200万,利润比没有变,但人工、物流、租金都在涨。


而整个汉正街,数大夹街服装批发市场租金最贵,4个平方的年租金35万!


“20个平方你算算,我是租不起的……”李洋朝对面大夹街嘟了嘟嘴说。




20世纪80年代汉正街前店后厂的格局,造就了众多的千万富翁。太和,莱茨,雅琪,你一定不会陌生。


有人在国外买了房,老婆孩子都搬到了国外,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做生意。


也有跳楼的,还有老板的姑娘被绑架的。


还有2008、2009、2010跨年汉正街火灾,血本无归,烧得精光的。


赚的多,压力也大,哪个不是一本血泪史。”


 

最是五花八门鱼龙混杂

HAN ZHEGN JIE



池莉在《她的城》里说汉正街——


“最是五花八门鱼龙混杂,针尖大小的生意也只有买错的没有卖错的”,足见这里商家的精明。

 

汉正街的每一个成功的老板都有的技能包括但不限于——观六路眼、听八方耳、转眼珠心算法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广阔语系储备,自由且活泼的情感调动,还有自成一派的神秘演技。


 

走进面积达1.67平方公里的汉正街市场,这里密密麻麻地纵横着上河街、下河街、大夹街、小夹街等近百条街巷。


20世纪初,随着汉口开埠,汉正街则演变成小商品市场。1989年起,汉正街市场销售额就突破7亿元



从这里诞生了汉口的第一度电、第一滴自来水、第一根棉纱、第一根火柴,“叶开泰”、“汪玉霞”、“苏恒泰”,一批老字号民族品牌从这里起步。

 

现如今,武汉周边大冶、鄂州、应城、大悟、潜江等市县的生意人操着各个不同的方言在市场上买进卖出,迎进送出。



另一边,汉正街上的商户也是形形色色,穿着言谈举止各异。这里还各自结帮搭派,形成了各地人负责的专门行当。


卖针织制品的大多是温州人,卖塑料制品的大多是台州人,卖服装辅料的大多是义乌人;卖鞋帽市场的大多是福建人、箱包市场的大多是湖南人、布匹市场的大多是河南人,大家各自抱团取暖,生意做得红红火火。



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中心

HAN ZHEGN JIE

 


如今的汉正街已经不再局限于沿河大道的老地方,它早已成为一个品牌,派生出像西汉正街建材市场、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市场这样一系列的专业市场。



走近汉正街品牌服饰批发市场,门口就聚集了各式穿着时髦的年轻人,卷发大妈看着面前的货物一脸疲倦,忙着用手机查货源信息比价的男人,直接脱了皮衣外套卷起袖口,看样子今年准备大干一场。


进入内里,各式还价声、问价声嗡地一下炸开来,一场集中且盛大的买卖人之间的拉锯战在此上演。



这里位处汉正街中心黄金地带,在原有六大成熟服装批发市场上重建而成。

 

交通便利,客流量巨大,现如今算得上是汉正街商圈的核心,有数据显示,这里占据汉正街60%的经济份额。

 


零售和批发在这里共存,店内衣服大多不让试穿,配有专业试衣模特


只看到姑娘面容身材姣好,站在高台上,客人看上哪件,她接过去试穿给一众客人看。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的人估计要惊掉下巴。



这样的工种,行内被称作“穿版模特”,底薪4500,上不封顶,在店外就可看到明码标价的招牌。



这满墙的发货单足以看出开年的好生意。另一边,门外的员工忙着清点货物报给物流人员。



要得急的客户直接走顺丰,顺丰小哥在大楼里来回穿梭,脱了外套,露出短袖,和穿着夹克一脸愁容的扁担擦身而过。



一旁穿着黑色棉衣的郭远友反倒一脸淡定轻松,他今年56岁,2014年从随州来武汉做扁担。每天早上7点出来做事,下午3点走。扁担费便宜,一单5块到20块不等,他一般一天可以做4到5单生意。


“养活我自己够了。”他说。




从扁担到电动板车

HAN ZHEGN JIE




从汉正街品牌大楼出来,走不远就到了同安坊理货区,这里是汉正街集中的物流发货点。


从高处往下看,这里黑压压全是编织袋和黑色塑料袋打包好的货物。货车、小巴士、板车、小推车穿梭不停。




有老板站在高处高声呼喊“惠阳滴,惠阳滴,这边……”。货物密集区各种推车直接抵在一起,走不动道。



过去扁担曾在这里盛行,成为一个行当和时代的印记。现如今,这里是电动板车的天下,工人可以直接坐在板车头操控。


 

头顶白发的师傅拉着重货,热得直接脱去衣服。胸膛干瘪,抬着重物的胳膊却有着完美的肌肉线条。




下午1点,拉货的大爷趁着闲着的功夫买了盒饭还有蒜瓣、白酒,就在自己的小三轮上一口酒就一口菜吃得专注有味!


在汉正街,物流从早上7点开始忙碌,一直忙到下午5点,生意好的时候要忙到晚上10点。


然而这并不是汉正街的鼎盛时期。在这里做了十多年物流生意小马的记忆里,2008年武汉下大雪,整个大夹街人挤人、车挤车,“真的是生意好到走不动”




2011年8月15日汉正街实行全面整治,整体搬迁,彻底改造,照初步规划,汉正街中原有商铺,将搬迁至汉口北。多年过去,部分商务搬迁或彻底转业,部分商户依然坚守原地,不愿改变。


行走在汉正街,热闹和落魄同在。




带着大金链子的老板店铺门口大声点着货;

没得生意的老嫂子凑一桌麻将路边排长条;

试衣模特穿着单衣站在高台试穿各式衣服;

35一件的新款牛仔外套无人问津;

另一边,2000个抱枕的订单今天不是头一次……


汉正街的每个老板都有一本自己的生意经,不与外人说。


所有的血本无归也绝不是无端的横祸,所有的发家致富也不是天上掉的馅饼,里面有血有肉还有泪。


至于未来,谁又顾得了那么多……



小公举互动话题




















你去过汉正街么?

你对汉正街是什么印象?




文 | 陈 小

图 | 楚 博



-END-


还没看够?点这里↓

武汉,我发现你有点膨胀了?

|总监:希晨 | 副主编:陈大   

| 法律顾问:湖北多能律师事务所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