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炉 | 听说你们95后准备孤独终老了?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-04-29 22:50:54


容器人

在传播学里

有个关于孤独的

有趣概念

“容器人”顾名思义,就是一种像活在封闭容器里的人,注重自我的感觉,和个性自由,会为了摆脱孤独状态与他人接触,但这种接触只是一种容器外壁的碰撞,不能深入到对方的内部,因为他们相互之间都不希望对方深入自己的内心世界,于是保持一定距离便成了他们处理人际关系的最佳选择。



在课堂上第一次接触这个概念时,在座的我们一片唏嘘,字字如刀,刀刀见血。

 

因为注重自我的感觉,和个性自由,因为追求不受打扰的内心世界,因为.....所以孤独。

 

你发现了没有?孤独的原因这么多,可却都是主观的角度,是“我想”,“我追求”,是我的选择,而不是被动的、突然空虚、无所适从的寂寞。



从十八世纪蔓延自英国的工业革命以来,技术强势地侵占我们的生活,回过神来时,已经融入生命,存在于意识了。

 

我们发明了很多技术来打破沟通的阻碍,可本质却是把人群分裂成一个个孤立的个体,与沟通的工具紧密捆绑,与外界拉开一个安全距离。

 


这样的技术入侵无疑改变了我们的自然定律,在人类还是自然界的弱势群体时,我们结伴群居;当人类用科技登上食物链顶端时,我们各自为生。

 

我们没有耐心磨合、包容,一有分歧就要闹掰,一有不满就要声张,我们都是不一样的烟火,兀自绽放热烈,却把夜空染成了一片打翻的颜料盘,只剩满目狼藉。

 

就连曾用“要么孤独,要么庸俗”一语惊醒无数暗夜徘徊的文艺青年的叔本华,也承认,“单个的人是软弱无力的,就像漂流的鲁滨孙一样,只有同别人在一起,他才能完成许多事业。”



- 孤独与合群-

究竟何去何从?


这是一个常谈常新的话题,我们在这一期【围炉】就想和大家一起谈谈,因为这生活越是锣鼓喧天,越多强撑欢笑的面孔掩盖孤独疲惫的心。本次座谈共计1328字。



A面:合群才是生活的的真相


V1


 很久以前我们都是“双体人”,由于傲慢失去了另一半,所以用此生来偿还寻找那个丢失的“另一半”。

 

柏拉图在《会饮篇》里有一个小故事,剧作家阿里斯托芬为宴会上的人们讲了一则奇妙的寓言:很久以前,我们都是“双体人”,有两个脑袋、四条胳膊、四条腿,由于人类的傲慢自大,众神之王宙斯把人劈成两半,于是人类不得不终其一生苦苦寻找另一半,但是被劈开的人太多了,找到“另一半”成了最难的事情之一,但是孤独的“半人”仍然苦苦寻找着。

 

阿里斯托芬说这就是爱的起源,“半人”这种不完整的状态隐喻着个体永远是未完成的、残缺的,它诉说着人类精神的孤独,和人类试图从孤独中走出来的焦虑。事实上也是这样,我们所有非功利性的社交,都是为了逃避孤独。



V2


存在的本质是虚无,孤独也不过是一场意淫。

 

所谓的孤独也许是意淫出来的而已吧。戏越多的人,越孤独,因为他们内心丰富到只看到自己反复无常又百转千回的戏份,而忽略了别人的感受;又或者责怪别人对他们的情感丰富因而旺盛的表达欲倦于应对。

 

《三流之路》里爱拉对金南日说了一段话我很喜欢,“其实人都是一样的,都是懦弱而小心翼翼的,像你这样的很难以相处,我觉得其实是一种中二病吧。”

 

所以别再那么难以相处、自找孤独啦,像我一样,成熟点。


V3


《寻梦环游记》告诉我,孤独终老的人连灵魂都不能留存长久。

 

前段时间我一个人去看了《寻梦环游记》,电影落幕后久久不能释怀,那是一种深切的对孤独的恐惧。电影里说“人的一生会死两次,第一次是物理死亡,第二次才是终极死亡,那时候人世间再没有人记得你。”

 

那孤独终老的人呢?连灵魂都留存不了多久?向来喜欢独来独往,觉得一个人更廓然无累的我,动摇了。

 

想起之前看过的一篇报道:在日本,每年有高达32000人孤独死在单身公寓无人知晓,“刚出生时那么惹人疼爱,最后送终时却只剩下自己”。

 

于是我拼命合群,也许是害怕生命的无意义吧。



B面:人生的本质就是孤独


V4


@围炉茶客:顾菁 消解孤独不是主动“say hello”就可以,因为收到的回应可能是“拒扰”。


一个人就是一个宇宙,为什么要磨平棱角合群?就算取暖也不一定需要体温,空调,取暖器,热水袋,哪一个不比体温升温快?

 

本就和别人不一样,走该走的路。如果遇见志同道合的人群就加入,如果没有,解嘲笑笑,继续坚持自我。合群不是规则,而是对快乐负责。懂我的人,不群而合。不懂我的人,群也不合。


V5


@围炉茶客:陈敏 不介意孤独,比合群更舒服。

 

你知道合群最可怕的结果是什么吗?是被同化。

 

你知道比被同化更可怕的结果是什么吗?是在被“同化”的过程中,我们浑然不知。

 

也是时隔多年后,我才发现,根本不是我不合群,也根本不是我异类,我只是太早知道了我要什么。

 

因为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过程,就是不断确定自己不要什么,也就是不断把自己从偏离主路的群体抽离出来的过程。



V6


人类社会像细胞分裂一样越来越细分,总要留点属于自己的时间。


 《皮囊》里写到,“我”是一个很早就清醒自己想要什么的人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,谨慎三思自己说的每一句话,小心翼翼地揣摩别人的心思,白天努力的扮演人缘好的优等生,而只有自己知道,每天晚上回家的洗脸,已经成了职业表演者的卸妆仪式,露出真实而不敢为人知的自己。

 

光鲜完美的妆容是现代快节奏社会的社交礼仪,省略磨合的感情基础,高效率地直达目的,但皮肤的每一寸毛孔也需要褪去粉饰,减负呼吸,给自己休养也给别人休养的机会。



本期【围炉】到这里就结束了,探讨到最后,其实合群与孤独,也不过是我们性格里的AB面,因为人性是复杂的。

 

所以,我们用了蒋勋的一句话作为结尾:

 


我们性格里都有林黛玉和薛宝钗,我们永远都会在两种性格之间矛盾。林黛玉带着不妥协的坚持死去,薛宝钗因懂得圆融跟现实妥协而活下来。我们在内有自己的坚持,在外又能与人随和相处,能在两者间平衡,正是大智慧。


如果说林黛玉是与世独立的孤独,那薛宝钗就是圆滑世故的合群。愿你们都能在两者之间做好平衡,有内在坚持,也能随和相处。

 

观点一致是时代智识的下降,表达受抑是自我输出的悲哀。我们渴望每一个与众不同的声音,也尊重每一个自我表达的欲望。下期再见!


南财百舸


文编 / 吴澜

围炉茶客 / 顾菁 陈思超 陈敏

美编 / 朱勤瑶

责编 / 文蕊 陈佳妮


发表